而更为戏剧性的是,由于裁员补偿和绩效奖金问题,大量各地OYO员工也走上了讨薪之路。被裁OYO员工与酒店业主这次站在了同一阵线。

在云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十五场新闻发布会上,云南省就发布了基础设施“双十”重大工程,这项工程总投资约3.6万亿元,主要是聚焦基础设施领域,包括铁路、公路、跨境电网和智能电网、5G网络全覆盖、多式联运物流网十大工程。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关键阶段发布投资计划的省份不只云南。自春节后各地陆续复工以来,多个省份发布了2020年的重点项目投资计划。

实际上,这一切都源于OYO酒店在3月2日发布的一封内部信。

而在OYO上海总部,也迎来一批又一批前来讨债的OYO酒店业主,以及近期在裁员中工资绩效还未结清的员工。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也指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发挥好政策性金融作用。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缓解融资难融资贵。会议强调,要积极扩大有效需求,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发挥好有效投资关键作用,加大新投资项目开工力度,加快在建项目建设进度。

裁员欠薪、业主维权:OYO大撤退

“公司起初想与OYO酒店差异化,但最终模式都相差不大。并且在数据和市场份额上与OYO酒店差距也很大,再加上我们对标的OYO酒店自身都出现了问题,据说公司后续融资出现了不小的困难。”他说。

实际上,随着2019年OYO酒店曝出一系列问题,投资人对单体酒店连锁品牌的态度就开始偏向谨慎。

早在2017年9月,华住就曾与OYO签订了为期5年的合作备忘录,同时华住还对OYO进行了100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但在OYO要成为全球最大连锁酒店集团的野心之下,华住似乎也有着自己的算盘。2018年底,一家名为H连锁酒店(后更名为你好酒店)的公司悄悄成立,剑指单体酒店的连锁化,其投资人为华住和IDG。

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在获知OYO中国大裁员时表示,“之前我们还因为没抢到OYO的融资追悔莫及,现在看也许是焉知非福。”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之前,中国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3年的非典疫情、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时,都采取了大规模扩大基础设施建设来应对。

以OYO今年要实施的3.0模式,也即是官方称的“共赢宝”模式为例。相比此前的2.0模式,共赢宝没有保底,按周打款,确实更加公开透明,但抽佣比例也大幅提高,要让酒店业主们接受极为不易。

扩张失利、大幅收缩:你好酒店被合并

2019年11月,你好酒店被传出大规模收缩。你好酒店创始人、CEO夏青宁向媒体坦承在进行布局上的调整。他介绍,你好酒店将全国重点布局地区缩减到13个省份,尤其布局广东、浙江和江苏这三个经济发达省份中的96个3到6线的城市,而曾经如东三省等10个较为偏远的省份暂时不在重点开发名单上。

当下,以扩大基建规模稳定投资进而拉动经济增长的思路再次受到瞩目。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2月23日,在云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十五场新闻发布会上,云南省发改委固定资产投资处处长郭金华表示,2020年,云南将推出525个重点项目,总投资约5万亿元,2020年计划完成投资4400多亿元。

“3月3日我们突然被告知整个部门都解散了。”王琪是OYO南京的一名试用期员工,她向新浪科技表示,公司在没有解释解散原因的情况下,直接让员工签署离职协议。

随着OYO酒店和你好酒店先后出现困境,单体酒店行业整体也迎来大降温。

随着OYO酒店在中国市场的逐步发展壮大,国内酒店业巨头华住集团开启了狙击之路。

从这7个省份公布的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来看,总投资接近25万亿元,2020年度计划完成投资也近3.5万亿元。另外,全国其他省份公布了重点项目清单,但是没有公布投资总额,还有一些省份具体数据不够详实。

裁员、欠款、合并……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更为单体酒店连锁品牌增添了不少寒意。待疫情过去行业逐渐复苏,近百万家单体酒店、近万亿市场规模毫无疑问仍旧值得现有玩家继续深耕。不过这需要玩家们跑通自身模式,平衡发展速度与精细化运营,真正为单体酒店业主和行业创造价值。

OYO在中国市场的大撤退与其力推的2.0模式的失败密不可分。

比如,浙江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深入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落地落实,支撑重大标志性工程实施,浙江未来将重点推进200多个重大项目建设,总投资超2万亿元,2020年计划投资约3000亿元。

(文中采访对象王琪、陈鹏皆为化名)

不过,任泽平认为,启动“新”一轮基建,关键在“新”,要用改革创新的方式推动新一轮基础设施建设,而不是简单重走老路。比如要调整投资领域,在补齐铁路、公路、轨道交通等传统基建的基础上大力发展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教育医疗等新型基建。

不过2.0模式在2019年下半年也遭遇失败。由于2.0模式强调对酒店运营的强控制,低价促销引发了酒店业主的不满;同时2.0的保底模式也给OYO带来了巨大的资金负担。

虽然有华住集团的支持,但你好酒店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

2018年,由携程战略投资、去哪儿网总裁张强担任CEO的旅悦集团推出了连锁酒店品牌索性,同样瞄准单体酒店的连锁化。不过旅悦集团相关人士向新浪科技称,该公司在2019年年下半年就开始弱化索性,“一方面是根据市场判断,另一方面也是公司内部业务重点的调整。”

据统计,2019年10月OYO中国还拥有10000人左右,而到3月只剩下2000多人,前后裁员比例高达70%-80%。

OYO酒店这个在前两年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如今迎来了最落寞的时刻。而单体酒店赛道,也从玩家纷纷入局跌落到目前的“一地鸡毛”。

单体酒店行业泡沫破灭?

王琪的遭遇不是孤例。数位OYO EGM(新兴增长市场)部门员工在社交网络上表示,同样在3月3日收到了OYO的解聘书,整个部门被100%裁员,甚至包括湖北地区的员工。

2月25日,福建省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印发2020年度省重点项目名单的通知》,确定2020年度福建省重点项目1567个,总投资3.84万亿元。其中在建项目1257个,总投资2.97万亿元,年度计划投资5005亿元;预备项目310个,投资0.87万亿元。

“我不会再相信他们了,什么2.0,3.0,加盟什么的,都是骗人的。”一位还在讨债维权的酒店业主气愤的说。他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客流锐减,再加上之前与OYO合作受到的影响,酒店几乎难以为继。“酒店业预计要到6月份才能恢复,一年40万的租金,我真的进退两难。”

实际上,随着布局地区的缩减,你好酒店也在2019年底开启了大规模裁员。

此外,你好酒店也遇到了与OYO酒店1.0模式类似的运营问题。虽然有华住集团的支持,但你好酒店并未实现与华住集团会员体系的完全打通,也让很多签约酒店的营收提升并不明显。

但店长模式很快就出现了困境。随着签约酒店的增多,店长的培养数量跟不上扩张速度,同时酒店也对派驻店长增加的工资成本颇为不满。你好酒店后来将店长模式转变为共享店长模式,一名店长同时管理多家酒店。

比如,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最近就建议启动新一轮基建。任泽平认为,对冲疫情和经济下行最简单有效的办法还是基建,推出“新基建”,有助于稳增长、稳就业,释放中国经济增长潜力,提升长期竞争力。

“疫情暴露出我们在社会治理、公共卫生设施、应急能力建设、物资储备体系等领域还存在一些短板弱项。短板就是下一步投资增长潜力所在,就是发展空间所在。我们将以更大力度、更加精准地补短板、强弱项,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国家发展改革委秘书长丛亮2月24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经济下行压力下,各省份最近密集推出庞大投资计划。不仅如此,推出新一轮大规模基建的呼声也在不断增长。

事实上,在各地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各类会议上,稳投资作为重要政策工具被凸显出来。从重点项目复工复产的进度推进到各类要素的配给,以及应对疫情的政策措施中,各地都强力稳投资。

此外,一家人力资源服务商人士也向新浪科技表示,其被OYO欠款近50万元,目前已经长达三个月之久。“所有的手续都弄完了,但他们一直在拖,之前说要走财务流程,现在又说打款要排队。”她透露,公司正在考虑向OYO发送律师函。

一位EGM员工表示,2019年11月和12月的绩效奖金还有60%没有发放,经济补偿也只有N。而解聘书中暗含一条规定,想要经济补偿,必须放弃对绩效奖金的追讨权利,并且要在3月5日前签署完毕。

今年初,新浪科技就对酒店业主们前往OYO上海总部维权进行了报道。据悉,目前大多数业主仍旧未拿到应收的欠款。随着OYO开启大裁员,大量与业主签约的员工离职,业主们的讨债之路变得更为艰难。

因此他认为,扩大投资要着眼于弥补中国经济的短板,最重要的是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短板。以及我们确定的发展方向所需要推动的基础设施可以适当超前建设,从而塑造新经济发展的硬件环境,引领经济增长。

而从你好酒店辞职后,陈鹏寻找新工作时也决定要换个新行业。

2019年11月,OYO向业主们发送邮件,要求未能达到保底金额的酒店降低保底水平。这引发了双方矛盾的激化。

而在春节前,四川、重庆、陕西和河北等省份已经发布了本年度重点项目投资计划。2020年,四川省重点项目700个,计划总投资约4.4万亿元,年度预计投资6000亿元以上;重庆市重大项目1136个,总投资2.6万亿元,年度计划完成投资3476亿元;陕西省重点项目600个,总投资3.38万亿元,年度投资5014亿元;河北省重点项目536个,总投资1.88万亿元,年计划投资2402亿元。

对于启动大规模的投资应对危机,四川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宏观组副组长王小刚向第一财经表示,这是特殊情况下的特殊举措,可以尽快把经济恢复起来,而且疫情反映了我们存在的短板,补短板是比较明确的投资方向。

OYO在内部信中宣布,2020年将进行战略调整,全面转向无保底模式。在布局上,聚焦核心城市,释放一些低效城市。从3月1日起,OYO中国区域划分将由原11个大区调整为7个,原48个Hub调整为30个。

2月28日,四川省委召开常委会会议暨省委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要求聚焦“三驾马车”精准发力,充分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抢抓政策窗口努力扩大政府投资,带动扩大社会投资。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曾表示,是否允许华为参与下一代网络建设,不会是政治性的决定。

2月20日,河南省发布980个2020年重点建设项目,总投资3.3万亿元,2020年计划完成投资8372亿元,涵盖了产业转型发展、创新驱动、基础设施、新型城镇化、生态环保、民生和社会事业六大领域。

不过更让她愤怒的是,OYO只向她赔偿了1个月的底薪,也即是2500元,前几个月的提成也并未发放。“目前已经有两波各地同事去上海总部要提成了”,她说。

2019年5月,你好酒店与OYO同一天在成都召开发布会。OYO在发布会上宣称其规模已经超过华住和如家,成为国内最大的单品牌酒店,以及中国第二大、全球第六大酒店集团。

近日,华住集团宣布将旗下怡莱品牌与你好酒店合并。业内认为,这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你好酒店独立发展出现失利,华住不得不接盘止损。

你好酒店前员工陈鹏向新浪科技透露,你好酒店在高峰期员工总数达到2000多人,而在他2019年底2020年初离职时,员工只剩下500人左右的规模。

不过更重要的是单体酒店业主们的态度。

2019年5月,为了解决1.0模式中过分注重规模和速度导致的一系列问题,OYO推出了2.0模式,提出了“规模化+精细化”并举的发展路径。官方称,除了更深入的基础设施改造之外,OYO酒店2.0将为合作业主提供收益保障,将OYO的收益与酒店业主的营收深度捆绑,让两者成为利益共同体。

重庆综合经济研究院院长易小光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投资拉动经济增长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特点。各地启动的这些投资项目并非针对疫情而来的,是在年度计划中就有所安排的。当然,针对疫情的冲击,各地肯定会在一些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上更加重视。

2019年7月,有媒体称OYO新一轮融资受阻,称红杉中国曾有意投资OYO中国,但尽调之后决定退出此次融资。OYO方面虽然予以否认,但在随后公布的20亿美元融资中,官方承认光速资本和红杉资本(印度)正在出售其部分股权。

与OYO酒店派驻一个人管理多家酒店相比,你好酒店早期主打店长模式,为每家酒店配备一名店长,希望借此提升酒店的运营和管理水平。

华住集团董事长季琦则亲自为你好酒店发布会站台。他在演讲中暗怼OYO酒店:“中国酒店业不需要那么多补贴,现在OTA很多了;中国酒店业的牌子够多了,不需要另一个牌子,更不需要像ofo这样的一地鸡毛。”

报道称,加拿大政府正准备决定,基于安全考虑,是否要让华为在该国5G宽带网络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专家建议推出“新基建”

原先OYO酒店业主的讨债维权群,最近已经快成了酒店转让群,不少业主表示因受OYO合作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目前已经无力经营。

易小光也认为,投资是稳增长的抓手,但是投资结构决定了未来的供给结构,是结构能否优化的重要方面。当前阶段的投资拉动和以前的投资劳动是有区别的,关键在于如何扩大有效投资。

7省推出25万亿重点项目

Close